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温州配资商做空之疑杠杆融资私募基金沽空期

2018-12-06 21:06:44

温州配资商“做空”之疑: “杠杆融资”私募基金沽空期指(图)

核心事实

“真是太抬举我们了。”一位温州配资公司人士调侃说。

针对温州配资机构大举沽空股指期货套利的市场传闻,他直言温州配资公司没有这份实力完成这份“壮举”。

在他看来,配资客户需在挂靠信托产品或券商端口的HOMS系统开设证券账户,配资公司根本看不到配资客户的每日持股状况与交易明细,难以知道他们在强制平仓期间抛售了那些股票,要沽空股指期货套利的难度非常高。

“据我所知,温州数家大型配资公司都没有开设期货账户。”他表示,配资公司的主要获利来源,并不是炒股获利,而是赚取配资环节的利差收益。

本报 陈植 上海报道

随着股市持续大跌,市场突然传闻温州配资公司是做空A股的“幕后推手”之一。

具体而言,作为场外配资的“大本营”—温州配资公司大量买进股指期货空单对冲客户爆仓风险,尤其在A股连续大跌期间,这些配资公司一边对爆仓客户执行强制平仓,迫使大量股票被抛售,一边伺机沽空股指期货套利。

向多位温州配资机构求证,对方矢口否认自己在做空股指期货。

“温州的数家配资公司没有开设期货账户。”一位温州大型配资商人士直言。在他估计,温州场外配资总规模约在300亿元,约占国内整个民间配资市场规模的10%,不足以撼动整个股市走势。

一位私募业内人士则向坦言,沽空股指期货压低A股另有力量,主要是通过银行理财、信托渠道实现杠杆融资的私募基金。

“他们做空股指期货,也是风险对冲的无奈之举。”这位私募机构人士透露。A股持续大跌令这些机构不得不止损抛售大量股票,但为了避免净值出现大幅下跌导致产品清盘,他们只能通过沽空股指期货获利,防止产品净值跌入平仓线。

据他了解,在3000亿场外配资规模里,约20%-30%资金其实流向这类杠杆私募基金,不少知名私募基金通过银行理财端进行杠杆融资的规模也超过千亿资金。

“但在这波股市下跌里,这类杠杆私募基金不但回吐了利润,不少已经跌入净值警戒线,产品清盘压力非常大。”他不无担心地表示,股市持续下跌正演变为“配资账户爆仓-私募产品清盘-A股与股指期货进一步大跌”的恶性循环,即个人配资账户爆仓,然后就是杠杆融资类私募基金清盘,当这些机构个人被迫抛售所有股票,股市下跌压力则更大。

“到时银行理财资金能否借优先/劣后份额的结构化产品模式独善其身,也是未知数。”他强调。考虑到很多股票连续跌停,杠杆融资类私募基金产品即使进入清盘阶段也难以平仓套现,坏的结果,就是劣后出资部分损失殆尽,优先份额资金(即银行理财资金)也面临亏损。不过目前银行的资金还比较安全。

温州配资机构无暇沽空期指?

“真是太抬举我们了。”一位温州配资公司人士调侃说。

针对温州配资机构大举沽空股指期货套利的市场传闻,他直言温州配资公司没有这份实力完成这份“壮举”。

在他看来,配资客户需在挂靠信托产品或券商端口的HOMS系统开设证券账户,配资公司根本看不到配资客户的每日持股状况与交易明细,难以知道他们在强制平仓期间抛售了那些股票,要沽空股指期货套利的难度非常高。

“据我所知,温州数家大型配资公司都没有开设期货账户。”他表示,配资公司的主要获利来源,并不是炒股获利,而是赚取配资环节的利差收益。

他给算了一笔账,通常银行发行股票配资型理财产品的年化利率在7.4%-7.6%,再将这笔募资以7.8%-8%的年化利率,投向信托公司所发行的配资型信托产品。

信托公司则以年化8.2%-9%的融资成本,将这笔资金交给股票配资资金提供商,后者则以%年化融资利率拆借给下游配资渠道商,后者报给C端客户的股票配资融资利率,则达到15%-19%。这意味着,配资渠道商主要赚取4%-7%的利差收益,以及相应的配资手续费用。

有市场人士对此表示,温州配资公司借客户爆仓机会沽空股指期货套利,在逻辑层面是行得通的。配资公司无需知道配资客户的具体持仓,只要了解客户的具体爆仓状况与强制平仓规模,同样可以适时沽空股指期货套利。

“但是,在一个日成交额上万亿元的A股市场,要沽空股指期货套利,至少需要数千亿的强制平仓规模,配资机构也需要拿出数百亿资金制造千亿的股指期货沽空盘,才有可能将股指期货压下来。”这位温州配资公司人士分析说。目前,温州整个配资市场的规模约在300亿元,不足以撼动整个A股走势。

在他看来,目前温州配资机构的资金链变得非常紧张,尤其是20%-30%客户面临强制平仓风险,配资公司一方面为了维持客户关系,需要垫资追加保证金;另一方面考虑到信托公司压低杠杆,自己还需要垫付更多资金,弥补信托公司1∶2杠杆率与民间配资1∶3杠杆倍数之间的差额,实在没有闲置资金投资股指期货。

“配资客户也不许配资公司身兼两职,既给客户提供杠杆投资资金,又通过自营盘与客户进行对手盘交易,将客户的亏损变成自己的利润。”他直言。

“杠杆融资”私募基金沽空期指的逻辑

多方了接到,沽空股指期货的幕后推手,似乎另有其人—不少“杠杆融资型”私募基金基于风险对冲与避免产品清盘的需要,不得不沽空股指期货实现自我救赎。

“此举某种程度拖累了A股持续下跌,我们也知道这是作茧自缚,但为了防止产品清盘,我们不得不这么做。”一家带有杠杆融资的私募基金人士对直言。

私募基金的杠杆资金来源,同样源自银行理财端或信托公司所发行的各类配资理财产品。具体而言,这类理财产品也引入劣后/优先份额的产品结构,由私募基金作为劣后方提供一定比例保证金,信托公司或银行则发行相应的配资型理财产品,向投资者出售优先份额完成募资。

目前,银行与信托公司对这类理财产品设定的优先/劣后份额之比一般是1∶2,即产品净值只有跌破0.7元,才会触发优先份额投资者的本金损失。在实际操作环节,银行与信托公司为了风险控制的需要,规定产品净值跌至0.92即进入警戒线,私募基金必须适时减仓加强风控,若净值跌至0.9即进入平仓线,产品必须清盘偿还优先份额资金。

今年初,他所在的私募基金曾发行一款杠杆融资类私募产品,由这家私募机构出资2000万元作为劣后资金,向银行理财端募集5000万元(当时杠杆率为1∶2.5),令产品总投资额达到7000万元。当时银行规定当这款产品余额跌至6440万元时,产品即进入净值警戒线,私募基金必须抛售部分股票确保优先份额资金安全;当产品余额跌至6300万元时,产品即进入清盘阶段。

在他看来,银行通过风控条款限度确保理财资金的安全,但这对私募基金却带来不小的止损压力—随着过去三周股市大幅下跌,前两周这只私募产品净值跌幅一度超过20%,不但回吐所有投资收益,还拖累产品净值亏损,余额一度低于6500万元,离净值警戒线与平仓线只有一步之遥。

为了避面产品清盘,他所在的私募基金终决定沽空股指期货,对冲手里的股票价格下跌损失。

“我们沽空股指期货的总量接近100手。”他直言,此举的确缓解了产品清盘压力,过去一周这款私募产品净值基本止住了下跌轨迹。

他发现,其他杠杆融资类私募机构似乎从中发现了新的套利手法—他们干脆利用A股市场的恐慌情绪,每天早盘就大手笔沽空股指期货,然后陆续抛售股票压低股价,迫使大量配资盘面临平仓风险不得不抛售股票,从而带动股指进一步下跌。考虑到股指期货具有杠杆投资效应,其沽空期指的获利幅度远远超过股票抛售亏损额。

“其实,他们这么做也有自己的还本付息压力。”他直言,在此前股市大涨期间,不少私募基金为了放大杠杆融资倍数,引入了2∶1∶7的配资模式,即20%自有出资,10%是按年化13%-15%预期收益由线下募集的夹层资金,70%则通过银行发行理财产品进行杠杆融资。但随着6月股市大跌,他们在持股待涨难以获利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投机沽空股指期货赚取利润,兑付夹层资金的本金利息。

然而,7月6日下午当股指期货合约IF1507合约跌破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后,期货公司基于护盘需要,通知他所在的私募基金不能再开设20手以上的大额期指空单。

“这让我们非常为难。”他表示,经过内部测算,他们发现要对冲所有持股的下跌风险,还需要至少150手以上的期指空单。

“下午收盘后,基金投资委员会紧急开会,决定止损抛售一些中小市值股票,集中投资那些得到政策扶持的蓝筹股,减缓产品净值下跌与产品清盘压力。”他直言。

作者:陈植

渔乐吧客服
机床回收
橡皮艇推进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