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看小徒弟如何乱拳打死

2019-01-11 12:3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7年12月14日,亿欧2017创新者年会之新分享·企业社会论坛在北京中国大饭店成功举行,本次论坛主要围绕“分享经济”展开。在这个“无共享、不经济”的时代,十九大闭幕以后,“扶贫”成了企业长期发展的重要原则,“2017新分享·企业社会论坛”以构建企业的社会为核心主题深入讨论,致力于为“新分享经济”的明天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本次论坛邀请嘉宾有女神派创始人兼CEO徐百姿、小电科技创始人唐永波、梦想加创始人王晓鲁、UU跑腿创始人兼CEO乔松涛、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李潇、创投圈创始人李晓宁、执慧旅游创始人刘照慧、德同资本高级合伙人陆宏宇、迭代资本创始合伙人周响东、小猪联合创始人兼COO王连涛、觅跑CEO毕振等。

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做了《巨头林立的即时物流江湖,UU跑腿如何突出重围》的主题演讲,乔松涛演讲的核心观点有:

1、UU跑腿是一个有温度的即时服务平台,全国有50万的跑男随时响应用户的即时需求,同时也让这一部分人在平台得到尊重和认同感。

2、好的商业模式就是三个点:可赚钱,有极强的造血能力,第二可发展,即可以复制模式,因地制宜。第三可竞争,即如何建立起自己的壁垒。

3、互联行业即江湖。在资本的江湖里分成5个阶层:少林,五大门派,斧头帮,侠客岛,快刀门。而创业者想要跻身前列的‘武功秘籍’就是快和创新。

以下是乔松涛演讲全文:

我叫乔松涛,是UU跑腿创始人,大家下午好。我今天主要讲三个点:个介绍UU跑腿是什么;第二个介绍一下我们对商业做事方法的方法论;第三个就是目前我对于整个互联现状的一个看法。

UU跑腿在一二三线城市都有,在中国布了101个城市了,北京也有。大家有时间可以用一下UU跑腿。

UU跑腿是干什么的呢?我们是一个众包的跑腿平台,被忠实的女性用户称之为共享男人的平台,我们全国50万各种各样兼职的人,干哪些事呢?很常见的如送文件,或者你能想象一个非常漂亮的妹子,或者一个大肚子的妈妈搬东西的场景吗?是很累很难的。但你可以用UU跑腿下单帮你搬东西。你能想象一个月薪数十万的人在银行排队、饭店吃饭排队用两三个小时的焦虑吗?这个是很大的浪费,那么可以叫UU跑腿帮你排队。你没有时间回家,家里有宠物,有小猫小狗,这时候你甚至可以叫个UU跑腿帮你遛狗。其实我们在成都还有更奇葩的事情,在成都叫UU跑腿打麻将,因为三缺一。还有叫UU跑腿代抄作业的;叫UU跑腿代开家长会的。这很有意思的事业,每天都有非常奇葩的事情发生。

上一次一个媒体采访我,说我要跟着你接几单,为了表达行业的苦逼,需满足三个条件:1.必须是晚上、2.必须是下雨、3.必须好玩。结果个接单就是成人用品,当时跟我跟了两单都没有拍成。然后又接了一单,他带了两个摄影师,一个。见到发件人的时候,他说先生你好,这是乔总亲自送单的,结果人家“嘭”就把门摔过去了。大家对这个群体不放心,会认为不安全。到了收件人那边,提前打个招呼说是跟拍的,到了收件人那,结果对方只露了一个门缝,接过去东西就把门摔上了。所有的这些不信任促使我们要做一个有温度的即时的服务平台。我们要给跑男们尊严,给他们从容。

为什么做这个事情?我认为好的商业模式就是三个点:可赚钱,第二可发展,第三可竞争。当你可赚钱可发展不可竞争的时候,就是一个生意,我开个店,这个窗口挣了很多钱,竞争对手一来你死了,这是生意;可赚钱可竞争不可发展的时候是一个闹剧,我这个店特别好,在这个城市特别牛逼,然后复制不出去,可能它的成功基因跟你没有关系,只是偶然。第三可竞争,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BAT之下寸草不生,资本之下尸横遍野。好像中小创业者和公司,基本上没有脱身的机会了。

其实我们发展中遇到了很多这样的情况,开始我们做UU跑腿的时候,他们说我们是BAT必争的领域,说我们死定了,很多人不敢投,而且对我们团队也不认可。我们就想了一下这个问题,这个肯定赚钱,结果开了差不多101个城市,我们从一天营业额不到1万块钱,现在到一天营业额峰值接近300万。但是我们的成本变化不大,我们从40多个人到200多个人的团队,增长了300倍的营业额,但是人只增长了4倍。所以边际成本不多。

这个是我们可视化的一个截图,是我们一个目前的发展区域,整个城市的覆盖范围。那什么是可发展,我们一个同行在某个城市做的很好,但是走不出去。在本土之外的竞争环境里能不能存活,这是考验你做这个事的关键因素,能不能走出去。

然后是可竞争,你怎么跟对手打架,打架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做了很多细分的解决方案,刚才说我们是即时物流,我们不是及时物流,我们算即时服务,我们让跑男的价值化。这个世界不平衡,有的人一小时值几万块钱,有的人一小时值几块钱,在这个场景下,UU跑腿跑腿就是要干这个事情,达到平衡。

这个是我对这两年一路走过来的感悟,因为这两年以来,我们打了无数仗,也干过好几架,可以说鲜血淋淋的走过来了。我们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很多的故事,我认为这是目前的现状,江湖的现状。上头是少林寺,下面是五大门派,然后是斧头帮和大侠,下面是侠客岛和快刀门。大家知道什么意思吗?

互联行业的天下是少林寺,少林寺代表什么?资本。这两年多数企业高速发展的背后是资本的力量。所以资本在推动行业发展。资本下面是五大门派,五大门派是什么?京东、阿里、腾讯、百度、美团,是不是这些平台,把他们能想象到的衣食住行,以及大家想到的都包含在其中。今天提到一个LBS的商业模式,我们想象的空间、大的场景都覆盖了,BAT覆盖之下寸草不生,资本之下是尸横遍野,整个市场被五大门派基本上差不多了。

被五大门派投资的企业是斧头帮。在这个圈子里有一个话这样说的,它说你们发展到B轮之后需要抱大腿,斧头帮就相当于五大门派的打手,虽然不好听但是它是这样的,因为从2012年往后互联发展很快,巨头很难把触角释放到一些领域上,所以阿里都是投资的方式。他们这一波跟少林派不大一样,少林派不会过多参与到运营中,但是这个层面,基本上是它的发展。比如说我们那个行业两家同行他们选择站队,站队之后很难有自己独立的发展空间。但是也是在这个江湖上他们有足够的内力、足够的武功、足够的人来做好。

再下面是在一个城市里小有名气的创业者,绝大部分创业者都是在这样的群体里,在你这个圈子里辛辛苦苦做了一年两年,到一定的层级情况下,想要往上面走,发现上面有很大的斧头帮,想绕过去上面还有五大门派。其实五大门派过去了发现少林寺不同意,没有资本没有毅力,这个时候很难。能成为大侠的机会也不多,好像是很无解的情况,整个圈子都很难做这件事情。

一部分就是快刀门,刚开始创业的创业者。其实就是大概这样的情况,要钱没钱,要资源没有资源,要人没有人。怎么才能一层一层的往上走,怎么能在这几个重锤之下往上走。

所以这里来看是非常悲剧的事情,我们看我们自己的时候,我们属于哪个帮派呢?我们就是快刀门,几个人做了一些小事情。但是有大侠公司,今日头条在五大门派重压下成为了斧头帮,也出去了。看他们做的套路,我们想如何做不一样。“我们不一样”近挺火,像斧头帮他们的套路是什么?武侠小说里有吸星大法、北冥神功都是BAT在用,把你内力吸过来。九阳神功名门正派的这些都是中央五大门派在用,斧头帮都是用太祖长拳等这些功夫。但是这些功夫长拳本身不硬的,因为它没有太多的内力,内力就是钱,没有这么多的钱来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你没有机会,因为他们有内力你没有内力。在这种情况下你能做到的事情,对于中小创业者来说,我们只做了一个事情,就是要快一点。大家耳目一新的九阳神功,除了葵花宝典等歪门邪道在用之外,灰产用葵花宝典的比较多,还有辟邪剑谱他们也在用。但是正产,大家看到小说只有两个功夫,一个是太极拳,一个是黯然销魂掌,为什么叫黯然销魂掌呢,是苦逼的情况下练的,它的寓意就是小企业要做一点的时候非常苦,练好内功才能过去,才能干得过金门法王,金门法王就是斧头帮的一员代表。

我认为创业者往上升只有两个路子:一个是快,你像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他并没有什么内力,但独孤九剑仍然可以纵横天下,结果他乱拳打他的师傅。另外就是“快”,不按套路出牌,巨头里生生的杀出一个空间。小头的优势非常强,比较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我认为“快”是团队的基本竞争力。我们说一个数据,开始起来的时候,我们个版本是7个人花10天做了5个版本出来,然后拿出去试错,不断的试错,没有套路,没有武功秘籍,也没有高人指点,所以只能比他们更加努力更加快,才能走得更好一点。另外金庸里面几个像令狐冲,像张无忌,他们往前走都能有一个奇遇,必须掉到山谷里看到一个武功秘籍才有可能瞬间成为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张无忌单挑六大门派,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做到这样?其实它本质是什么,他练拳练快练武功主要拼内力,拼努力,关键拼的是创新。

所谓创新用简单的话说就是永远不要跟你上面的斧头帮,跟五大门派,跟少林寺在同一个维度里打仗,别人有钱,比钱你肯定会死的。我身边很多人有一个逻辑,只要给我钱我就能搞定这个市场,我认为不对的,因为有句话这样说的,你用钱搞定的市场别人一定用钱也能拿走,除非你在五大门牌和少林寺有靠山。所以这个时候就是要出奇。

UU跑腿一路跟人家打仗打到现在,有几个核心点做的非常好:一个是我们对跑男的战队体系,另外一个是数据体系。我们两个月就做出了我们的AI系统,另外我们基于IP和社群做了很多运营的推广,我们没有走正常的买渠道、买流量的模式,所以我们获客成本是每个1.7元,常规的获客成本每个30元。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武功秘籍。

所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定要快,一定要创新。UU跑腿还是愿意做一个安静的扫地僧,谢谢!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乔松涛;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发光字
激光喷码机
校园电视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