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员工因工伤住院治疗病历被冒名陷入维权僵局

2019-06-13 11:1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员工因工伤住院治疗病历被冒名 陷入维权僵局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宁夏润龙塑化有限公司打工的刘少峰遇到了咄咄怪事——明明是自己工伤造成左臂尺桡骨粉碎性骨折住进了医院,但医院的病历、床头护理卡上的名字却成了“李西坐”。

“李逵”工伤,却以“李鬼”的名字住院,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

更令刘少峰气愤的是,住院35天,出院后感觉左臂经常麻木无力,刘少峰怀疑自己有可能丧失劳动能力,想做工伤鉴定并得到相应赔偿,但是因为病历上并非自己的名字,刘少峰的维权陷入了僵局。

伤者被冒名顶替

8月26日,见到刘少峰时,他面色黑黄,左臂上手术后的疤痕清晰可见。对于刘少峰来说,受伤过程是个噩梦,换名就成了一出闹剧。

今年6月27日下午,刘少峰发现他所工作的传送带卷出来的塑料袋没有铺平,便学着班组长平时的做法想用手将其铺平,但是没想到自己的手被卷进机器。工友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打开急停开关,刘少峰的手从机器中取出时,鲜血直流,手臂已经变成S形。

工友立即把刘少峰送往石嘴山市人民医院,拍片之后,医院诊断刘少峰为左臂尺桡骨粉碎性骨折,随后为他实施手术。

住院期间,刘少峰惊奇地发现,他的病历、床头护理卡上用的名字一直都是“李西坐”,为此他曾多次找医院希望把名字改过来,可医院却回复,“已经写好就没办法改了,改的话会非常麻烦”。

那么李西坐到底是谁?据刘少峰介绍,李西坐是其班组长。

在医院治疗了35天后,刘少峰手臂内被安装了钢板出院在家静养。出院时,写着李西坐名字的病历、X光片和住院单据均被厂里拿走。刘少峰也没有在意,以为这是厂里的正常手续。

维权门槛被提高

刘少峰在家休养期间,工厂没人探望他,也没有给他发工资。同时,刘少峰经常感觉受伤的左臂麻木无力,无名指和小指伸展时也十分困难。刘少峰怀疑自己的左手有可能丧失劳动能力,想做工伤鉴定并得到相应赔偿。

刘少峰到石嘴山市惠农区劳动监察大队递交相关材料时被告知,进行工伤鉴定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医院的诊断证明,必须是伤者本人的名字;工伤认定申请表,需申请人本人填写。

接待刘少峰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住院期间,刘少峰用的名字一直是“李西坐”,那么,医院的诊断证明就全是“李西坐”,一旦刘少峰申请工伤鉴定,他将无法提供任何医学证据来证明自己受过伤。同时,刘少峰告诉,他是今年5月通过亲友的关系才进入到润龙塑化有限公司,一直在实习期,公司也没有跟他签订劳动合同。

三个条件有两个不符合规定,刘少峰通过鉴定来维权的路看来被封死了。在法律援助律师的帮助下,刘少峰又反过头来找到润龙塑化有限公司。公司承认刘少峰是在上班期间受伤的,也答应给一定的赔偿,但援助律师给刘少峰算的误工费、二次治疗费等相关费用达8万多元,而公司给出的答复是只能赔3万元,这让刘少峰感觉像哑巴吃了黄连。他才意识到,厂里当初为什么在住院期间要用别人的名字顶替他的名字——工厂既规避了自己的风险,使刘少峰不能从合法渠道维权,同时又逼迫他接受厂里的赔偿条件。

导演乌龙为骗保?

工人住院的名字被冒名顶替,工厂导演这样的乌龙剧仅仅是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一做法另有深意。

“我们公司很多一线员工都没有参加工伤保险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但是班组长以上的有。”刘少峰怀疑,他的名字被换成李西坐,就是因为李西坐有工伤保险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据刘少峰介绍,润龙塑化公司员工流动性很大,“有的人干几个月就走了,厂里也就没有给所有人买工伤保险和人身意外伤害险”。

随后采访了石嘴山市医疗保险事务管理中心惠农工作站陈和平,他告诉:“冒名顶替住院,骗保的可能性很大。”他表示,一些用人单位,采取给部分员工参加社保的方法,应付劳动部门的检查,一旦未参保员工受伤,就用参保员工的名字住院治疗,骗取医保和工伤保险。陈和平认为在刘少峰这件事上,润龙塑化骗保的可能性非常大,具体是不是骗保还需进一步调查核实。

又采访了宁夏几大商业保险分公司。业内人士告诉,有一些工厂在给员工保人身意外伤害险时,都是以集体的名义下的保单,保险公司只看员工的身份证号。对一些赔付额小的保单,保险公司只是看医院的病历,认定事故存在就可以支付了。只有对一些赔付额比较大的保单,他们才会专门派人到受伤者家里做进一步核实。这就在客观上给一些工厂骗取保险金留下了空子。(申东)

原标题:员工因工伤住院治疗病历被冒名陷入维权僵局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优惠券小程序
中医
个人公众号能不能开通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