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断崖式下跌击穿产业成本线铁矿石巨头沦陷殃

2019-01-10 11:4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断崖式下跌击穿产业成本线 铁矿石巨头沦陷殃及中企

东方IC 图

澳大利亚第四大矿商阿特拉斯(Atlas Iron)在4月底之前,将陆续停止旗下各铁矿项目的生产,其对外出口也将停止。

阿特拉斯总经理KenBrinsden称: 停产是在充分地考虑公司的财务状况和与承包商和债权人讨论的基础上做出的。 他称,尽管公司努力实施降成本计划和共享FMG的港口设施等,但在全球铁矿石供需不平衡的驱使下,今年以来矿价加速下滑,在降至其保本价格每吨60美元之下继续生产已不可行。

就在此之前的几个月,该矿商还坚持着扩产战略。

遗憾的是,随着中国矿石需求放缓和主要生产厂家必和必拓、力拓以及淡水河谷加速扩产,矿石供应过剩致矿价从2014年初的每吨134.5美元跌至目前的每吨50美元。2015年4月7日,国际铁矿石价格击穿每吨50美元至每吨46.7美元,创近十年来的格。

断崖式下跌矿价已经击穿除全球三大矿商外的大多数矿山成本线,阿特拉斯也不例外,只能被迫停产。

巨头沦陷

FMG过去几年债台高筑,而随着去年到今年铁矿石价格的大跌,巨额贷款可能会使其陷入毁灭性的资金危机

光大期货分析师夏君彦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 矿业巨头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增加低成本跌矿石的产量,以刺激销售增长和迫使缺乏竞争力的对手关闭,终提高自身市场占有率。策略目前还是比较有效的。

阿特拉斯在澳大利亚并非无名之辈,该矿企主营西澳皮尔布拉矿区,2004年在澳交所上市,随后六年时间内逐渐上升成为市值高达30亿澳元的知名企业,排名位于两拓(力拓和必和必拓)、FMG之后,2008年底出口首批铁矿石,该公司逐步成为中国钢企除力拓外非常重要的一家铁矿石供应商。2011年初,这家矿山企业快速扩张,先是收购了当地铁矿石生产商Giralia,此后又拿下了铁矿石生产商FerrAus。这两次并购也为阿特拉斯带来了充足的铁矿石资源。

即使实力如此,阿特拉斯也陷入了困境,据了解,阿特拉斯矿山生产的铁矿石到岸成本一般在每吨60美元左右,而目前普氏指数在每吨48美元附近震荡,根据目前铁矿石基准价格,其每产一吨矿石就亏损12美元左右,过去一年,阿特拉斯共损失1.8亿美元。

亏损之下,阿特拉斯只能选择停产,目前该公司股票已经停牌。

4月13日,阿特拉斯已经正式暂停bber的铁矿石开采和破碎,根据计划,两周后将停产Abydos项目,停Wodgina矿区项目。所有停产的铁矿项目均进入维护阶段,何时复产取决于铁矿石的走向。

除Altas外,由于运营成本较高,澳大利亚Amum公司的Peculiar Knob项目于2015年1月份关停,预计淘汰产量为360万吨。

即使没有停产,一些大矿商也不得不重新调整生产规划。

近日,全球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商FMG(Fortescue Metals Group)就表示,由于当前的铁矿石价格的持续下跌,将不再增加铁矿石供应。

FMG创始人兼主席安德鲁 弗瑞斯特(Andrew Forrest)近日表示,与竞争对手力拓和必和必拓不同,该公司将仅在价格上升行情时扩大铁矿石产量。FMG将保持目前每年1.65亿吨的铁矿石产量水平,而不是继续扩大到1.8亿至2亿吨。 这并不意外,目前,矿价已经掉到FMG47美元到岸成本价了。 夏君彦指出。

据《华尔街》报道,FMG过去几年债台高筑,而随着去年到今年的铁矿石价格的大跌,巨额贷款可能会使其陷入毁灭性的资金危机。4月13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 P)已经将FMG评级下调至负面信贷观察级别。

据了解,FMG公司目前净负债为75亿美元,接近股份的100%。分析人士指出,如果铁矿石价格不反弹,FMG将无法按时偿还债务。

4月14日,FMG宣布将对矿业工人进行人员重组,旨在进一步削减运作成本。

股票遇冷

资产负债表疲弱的矿业公司以及那些不能削减成本的公司存活的几率很低,铁矿石生产商的股价已经反映了铁矿石价格下跌

进入2015年,矿商扩产的脚步依然没有停下,必和必拓2015年计划生产2.25亿吨铁矿石,力拓预计产量3.3亿吨,巴西的淡水河谷则预计产量为3.4亿吨。

澳新银行大宗商品研究主管Mark Pervan预计因低成本生产商继续扩张,全球铁矿石2015年的供大于求状况将会加重一倍多,2015年铁矿石过剩供给预计将从2014年的3900万吨增至8500万吨,达到创纪录水平。

澳新银行将2015年的铁矿石平均价格预期由之前的每吨77美元下调至每吨58美元,下调幅度多达30%。预期2016年铁矿石均价每吨60美元,之前预计85美元。

摩根士丹利也预计,2015年铁矿石供给将净增6300万吨,产出将在9至10月份达到峰值,过剩供应将从2015年的1.84亿吨增加至2018年的4.37亿吨。

花旗银行(Citi Bank)也表示,由于矿业巨头进一步提升供应量,而中国的需求增速继续下降,铁矿石价格将在今年第三季度跌至每吨36美元,并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一直维持在每吨40美元以下的水平。

国际投行高盛则在给投资者的信中指出,随着铁矿石价格大跌,该行业一些小公司可能将消亡。

高盛预计,像巴西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等生产商在澳大利亚和巴西的资产还将继续扩张。

高盛表示,一线铁矿石生产商别无选择,只能削减单位成本和提高资产利用效率,但它们的产量不会因为铁矿石下跌面临风险。而其他铁矿石生产商却面临生死存亡的挑战。

除了三大生产商之外,高盛将其他公司归为二线生产商,并预计到2019年,二线生产商50%的产能将受威胁。

高盛集团分析师Christian Lelong近日表示, 资产负债表疲弱的矿业公司以及那些不能削减成本的公司存活的几率很低。

标普近日也将2015至2017年铁矿石价格预测下调21%-31%,分别是每吨45美元、50美元和55美元。同时,标普将几家铁矿石公司置于信贷负面观察清单,包括英美资源集团、必和必拓、力拓、智利CAP矿业公司、澳大利亚Fortescue、巴西淡水河谷、南非爱索矿业公司以及欧亚自然资源公司。

从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必和必拓与力拓股价表现来看,必和必拓2014年7月29日触及每股71.02美元的高点,力拓2014年8月12日触及59.18美元的高点后,都有一轮加速下跌,目前两只股票分别跌至每股44.84美元和每股43.39美元。

市场人士指出,铁矿石生产商的股价已经反映了铁矿石价格下跌。

高盛将淡水河谷在纽交所上市的股票从 购买 级别降为 持有 级别。高盛则强调,铁矿石价格下跌是其不推荐购买淡水河谷股票的主要原因。

花旗集团直接将铁矿石板块的整体评级从 看涨 下调至 中性 。

殃及中企

在高成本处的中国矿商和在海外持矿的企业更难以摆脱亏损状态。中钢集团在澳大利亚的子公司Sinosteel Midwest Corp日前称将关闭旗下澳大利亚Blue Hills铁矿

虽然澳大利亚本土矿企已经走在了悬崖边上,但并不是没有挽救的余地。

FMG集团商务发展总监庄彬俊指出,4月16日FMG公布的一季度报表显示,运营表现依旧超出预期,共发运4040万吨铁矿石,现金成本降低至25.90美元/湿吨,比上季度下降9%。本季度到岸成本为34美元/湿吨,比上季度降低17%;本季度实现销售价格为48美元/干吨,根据平均普氏62%指数终合同价为55美元/干吨。FMG把生产效率与可持续性成本降低作为重点,2016财年现金成本指导目标降至18美元。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Brendan Fitzpatrick指出,如果将旗下20%的业务卖给合资伙伴,FMG可以收益30亿美元,或者该公司可以将 铁路和港口 基础设施资产全部出售。早在2013年,FMG曾考虑出售这部分资产。

相比之下,在高成本处的中国矿商和在海外持矿的企业更难以摆脱亏损状态。

在香港上市的中信股份1月曾宣布,受到过去数月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跌影响,公司可能会对中澳铁矿作出14亿美元至18亿美元的减值拨备。公告显示,中澳铁矿项目的第三至第六条生产线的建设正按计划进行。其中,第三、第四条线的调试预计将在今年底前开始,第五、第六条线的调试会在明年。预计到2016年底,整个项目将全面建成投产。

2006年,中信股份前身中信泰富斥资4.15亿美元买下西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Sino-Iron和BalmoralIron的全部股权。这是澳大利亚的磁铁矿项目,也是当时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但中澳铁矿已让中信股份连续数年失望。目前中澳铁矿的成本价已经高达每吨120美元至130美元。

中信泰富早的成本预算为33.19亿美元,计划投产时间定于2009年7月份。然而直到2013年12月份, 中澳Sino铁矿项目 生产的首船成品矿才付运,累计耗资已近100亿美元。一年前的数据显示,公司铁矿开采业务由2012年亏损7.81亿港元,扩大至2013年的16.81亿港元。而过高成本带来的巨大压力已经让中信股份难以承受。

此外,中国山东钢铁集团占股25%的塞拉利昂矿山已经进入全面检修阶段,具体复产时间不明确。该矿山生产的铁矿石全部发往中国,58%的粉矿、块矿离岸现金成本为每吨45美元,加上运费每吨12美元,按当前的价格计算,每吨约亏损8至9美元。

中钢集团在澳大利亚的子公司Sinosteel Midwest Corp日前称将关闭旗下澳大利亚Blue Hills铁矿。而据了解,Blue Hills铁矿在2013年8月份才刚刚投产,原计划将持续运营5年,年产铁矿石300万吨。

价战持续

国外矿山亏到现金流下面的话,基本会选择停产,而国内大部分大型矿山是钢铁企业自身的矿,亏损了照样挖矿

而中国国内来看,铁矿石的持续低价也对国内矿企形成较大冲击。2014年9月以来,国内铁矿石原矿产量已连续6个月出现负增长,且幅度逐步放大,2014年11月开始,重点铁矿山企业出现了10年来首次单月亏损。2014年12月,排名前六位的国内重点铁矿山企业亏损2.9亿元,目前亏损还在进一步扩大。

国内中小矿商基本都已经停产。 夏君彦表示。

一位唐山地区的矿产商告诉《国际金融报》: 我们产量很小,早就停产了。

这家企业的产量不足1万吨, 有利润就开工,没有利润就停工不做,小型矿山成本比较高,铁矿石销售价格起码达到每吨600元以上才能赚钱,也就是90美元,现在差太远了。 该矿商告诉。

数据显示,4月21日,国产铁矿石62%品位干基铁精矿含税价格为每吨545.38元,比进口铁矿石每吨高125.41元,而这个月62%品位干基铁精矿平均价格为每吨553.63元,比进口铁矿石高141.79元。

即使是国内的矿山采集30%以上品位的原矿,精选到62%、66%的铁精矿,成本也要每吨400元以上,相当于在每吨65美元以上。而且国内能够达到这个品味标准的矿山就非常少,能够将成本压到这个水平的不会多。 上述矿产商告诉。

而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曾做过调查,在抽样的2147个大中小型矿山企业中,大于500万吨的矿山19个,产量占比36.23%;20万吨以下的中小矿山数量占79.28%,产量却仅占11.88%;其中,小于1万吨的矿山数量占比达到了30.46%,产量仅占0.32%。

可见,中国大部分矿企是中小型矿企。

瑞银(UBS)测算,全球十大铁矿石矿商中,只有3家在当前价格水平下还能保持盈利,其中力拓与必和必拓的盈亏平衡成本估计约为每吨35美元至36美元,FMG则估计在44美元左右。

而据FMG的季报数据显示,今年季度其边际成本为每吨25.9美元,折到岸完全成本为每吨43.7美元。

力拓CEO山姆威尔士更是对媒体透露,由于原油价格下跌和生产效率提高,力拓销售给中国的铁矿石生产成本在每吨17美元。翻阅力拓2014年年报发现,应对目前的价格,力拓仍有余力,2014年该矿企依然保持较高的利润水平,净利润达65.27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78%。

国内矿企与国际矿企竞争能力差距较大。不过,业内人士也指出,国内外大矿商并不一样,国外矿山亏到现金流下面的话,基本会选择停产,而国内大部分大型矿山是钢铁企业自身的矿,亏损了照样挖矿,一方面一些钢企央企要保证就业,另一方面供应自己钢铁厂的高炉用料,只要铁矿石价格维持在成本线附近,就不会停产。

而一家钢铁企业旗下矿企总经理则坦白地表示: 我们做了很多措施,才做到勉强盈利。

为减轻矿企负担,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自5月1日起,依法适当下调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减按规定税额的40%征收。 几十元的降税空间,与高达近百元的内外价差相比,只能部分缓解企业困难。 上述矿企总经理表示, 企业仍需要降低成本、控制各项费用来应对价格风险。 (人民 国际金融报)

样本印刷设计厂家批发
翻转机价格
随州拖挖机平板带随车吊厂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