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危机与困境被革了命的维基百科该往哪走

2019-05-14 20:1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Lonelist

如果你不止一次看到维基百科的募捐广告,你就会意识到,这个数字时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有多么脆弱,同时又是多么坚不可摧。

让人类所有的知识百川汇海这个梦想如启明星一样照耀在维基百科10三年的历史之上,使之成为互联时期大规模知识协作的一个奇迹。但是,在存量知识已经渐渐颗粒归仓,而增量知识又因为支离破碎而无法捡拾,在时间线上随着不断的刷新朝生暮死,维基百科正在离成立之初的雄心壮志愈来愈远。

曾经以大英百科革命者的角色冲上互联风口的维基百科,如今正在成为被革命的对象。当信息呼啸而来的速度缘远超过了人们处理、归档的速度,会聚人类所有知识将成为一种图书馆时期的田园牧歌,或者说一场注定失落的梦。

维基百科的危机

《The decline of wikipedia》、《维基百科,前路何在?》《维基百科过时了吗?》......自2012年以来,对于维基百科的唱衰之声如野草般在络上潜滋暗长。从MIT Technology Review、《The economist》到国内的《南方周末》、果壳,维基百科的迟暮景象被放在显微镜下逐一探讨。而关于维基百科遭遇的危机,可以概括以下:

队伍萎缩:英文版在过去年下降了三分之一。

在移动端毫无建树:只有1%的内容通过移动端。

官僚主义愈演愈烈:在维基中,流行的是被管理员欺侮的故事以及反抗管理员的故事。

激励机制失去吸引力:Facebook、Twitter、Snapchat层见叠出的移动应用正在夺去人们的时间和关注。

理想主义的光环总是容易遮蔽人们的眼睛,在进入互联编年史之前,维基百科先要被媒体的祛魅扒一层皮么?

实际上,维基百科的危机并不起于近几年,而是与生俱来。维基百科诞生之初的革命性自不必多说,然而其守旧性也成为发展中的局限。

维基百科在2001年是完全合乎时宜的,但从那以后就开始过时了。或许只有当局者看得清,维基百科委员会苏加德纳欲言又止的话值得深思。

回顾维基时代,依然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2001年维基百科横空出世时,热情欢呼的人群只注意到了它身上散发出的青春荷尔蒙般的反叛气味。人人都可以的百科全书,将正襟危坐在人类知识顶端的那一群老头子(例如大英百科委员会)踢下去,发动无组织的组织气力,让知识的汩汩细流通过千万道互联互通的光缆汇于1处,免费供任何人随时随地取一瓢饮。

2001年,互联还是一片凄凉荒芜的知识荒原,人类历史上90%以上的知识游离在互联之外,被囚禁于封面、封底之间,散落于大地四方。那时候,刚成立两年刚站稳脚根的Google还来不及发布其野心昭然的Google 图书计划;而亚马逊还没有从高台跳水的余悸中缓过神来,为了用盈利证明自己而全力冲刺,无暇他顾;已经缓慢推动30年的古登堡计划尚未积累1万本数字图书。而移动互联则在人们举目眺望的地平线以外。

这个时候维基百科的振臂一呼,云集响应就不难理解了。互联早期的民都被一种拓荒者的激情所裹挟,能够为互联的知识大厦添砖加瓦,在这座亚历山大图书馆中留下自己的名字,该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维基百科的志愿者们心甘情愿做知识搬运工,人肉扫描仪,义务络,当然还有知识的仲裁者去伪存真信息的过滤者。

但是,这群从互联的各个角落发起冲锋的志愿者,虽然成功地将专家学者们赶下神坛,却在做着与他们类似的事情。

实际上,创始人威尔士远没有媒体报道的那样浑身逆鳞,他不得不一次次扯掉外界给他披上的战袍。他从来不承认维基百科是自下而上、无政府主义的,他延续了条目这类信息组织方式,他以中立主义为维基百科的生命线,追求言必有据正是这些从旧时代继承过来的传统理念塑造了维基百科的形态。

而这些理念明显会与人人都可的理想难以兼容。

民主的窘境

如果你想知道世纪初的站长什么模样,看看维基百科就好了。它就像是一个江流石不转的时间胶囊,自诞生到现在几乎没有变换容颜。正如鲁迅所说的在中国搬动一张桌子就会导致流血事件,100万过词条的维基人都把自己视为维基百科的主人。站一丝一毫的变动都要经过旷日持久的讨论和辩论,就连威尔士本人也没有权利拍板下决定。

2007年以来,为了应对维基百科的内忧外患,维基委员会做出了各种改进的努力:例如推出可视化器,模仿Facebook引入点赞按钮等,然而推动起来举步维艰。

Quora上wikipedia标签下有一个热门问题:维基百科糟糕的用户界面为什么不见一点改进?

维基基金设计师Brandon Harris的回答是:

我们一直在努力,但收效甚微,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不是私人公司。Facebook可以顶着用户山呼海啸的反对声浪对站动手术,而我们不能。(其他原因包括:薪酬无法吸引程序员,只能尽可能雇佣志愿者;370种语言,覆盖全球的络架构牵一发而动全身,This is an enomous task。)

2010年中文维基首页改版时候,就曾有互联人士发起讨论设计的民主和独裁问题。

人人皆可之不可能

开放、人人平等、去中心化这些被写进《维基经济学》、《众包》,被视为维基百科成功密码的理念在成立几年之后开始黯淡失色,为了保证条目的客观中立不得不被迫让步、牺牲。

任何一个开放系统都难以避免混乱、错讹、破坏者的闯入,枝蔓横生,但是以大英百科为榜样的维基百科却没法容忍这些,需要在时间将杂草刈除干净,有无数双挑剔的眼睛在拿着放大镜紧盯这个闯进知识界的野蛮人,每处差错都会变成唱衰者手中的武器。

对捏造、恶作剧、造谣中伤、夹带私货等信息的生杀予夺造就了维基百科的权利阶层管理员小组,围绕着对评判标准的争论,管理层内部又不断分化裂变,出现了删除主义维基人协会及针锋相对的收录主义维基人协会,还有不主张对条目价值做出一般性判断,赞同删除某些特别糟糕的条目但不代表我们属于删除主义的维基人协会。

各个派别会在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地方争论不休,寸步不让,维基百科的战由此得名。2006年底,关于该把养猫的人叫做猫的主人、照料者,还是人类伴侣,猫这一条目的们争执不下。三周后,他们展开的长篇讨论足够装满1本书。

权力阶层除了意味着围绕器的争夺战,还意味着普通维基人的不平等和对新人的排挤。为了打击恶意行为,管理层推出了一系列工具和繁琐复杂的标准规范,还启动了可以1键删除可疑条目的机器人,初来乍到错误难免的新人一盆盆冷水迎面而来,辛辛苦苦的条目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往往申辩无门。

有人建议维基百科应当更新它的格言:不再是任何人都能的百科全书,而是任何理解标准规范、善于社交、能绕开冷冰冰的半自动化驳回城墙而仍想要自愿贡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的人都能够的百科全书。英文版维基百科的活跃数量在2007年一度到达5.1万以上的峰值,随后由于新人青黄不接,这个数字一路下滑。到去年夏天,只剩下了3.1万。

维基百科的管理员们当然不是故意要和新人过不去,他们只不过是一支无力一一排查千万词条只能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纠察队。长达5000字的规范、层层设障的提交程序,以及成为很多潜伏维基人面前拦路虎的wikitext器,都不过是为了提高捣乱者的本钱而已。

人人皆可维基百科的这块基石已岌岌可危了。

中立主义吃力不讨好

而中立主义也正在成为束缚维基百科自由生长的一个囚笼。

如果说大英百科的客观中立依靠业内专家的一致意见来实现,那么对于维基百科来讲,当一个条目的内容趋于稳定,各方意见的争锋尘埃落定时,我们可以说它达到了中立状态。(威尔士语)

我们赞同公平地表现每一个重要的观点,且不去断言哪一观点是正确的。这便是在此种意义下让一篇条目无偏见或中立的秘诀。维基百科中立观点条目给出了关于中立如何实现的官方说法。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许多人理想中的搁置争议,相安无事,共同出现。

完全基于内容本身所表现的观点,而将文字或内容隔离到不同位置或子章节的作法,可能导致非百科性的条目结构更加中立的做法应该是将争议写入叙述性的内容中,而不是将它们提炼成单独的章节,疏忽对方的存在。

纷芸多歧的观点统一于单一的文本中,这就是维基百科之所以叫做百科而不是观点PK台的缘由。这也是硝烟弥漫的战的一根导火索各方都想尽量把自己的私货塞到正文中。

虽然威尔士希望各方观点能够通过理性沟通协商,达成共识,根据其在可靠来源中的流行程度确定各自在条目中所占比重,但常常适得其反,凡是热门的条目都布满了烟硝和弹痕。

陆港台3地青年共同参与的中文维基百科可谓是战极端化的一个缩影。两岸历史和现实的复杂性让争辩变得频繁而琐碎,就连一个方框都能成为战场。中文维基要编一个中国朝代年表,但到1949年后,台湾维基人要求台湾并列在大陆旁边,而且表格大小要一样。大陆维基人则表示反对,认为应按两岸实际面积大小来划分。解放战争、第二次国共内战、平型关战役等条目都成为一场场拉锯战的中心。烽火从单个条目演变为罢免管理员的治理危机,沸沸扬扬到让威尔士一度动过关闭中文维基的念头。

战双方如果长时间无法形成共鸣,造成封了就停,解了就打的为难局面,怎么办?这不仅仅是中文维基面临的问题。

在大英百科时期,学界就某个词条该怎样写达成共鸣并不是件难事。因为知识高度集中于一小撮专家学者手中,只要他们坐下来吃吃茶、谈谈天,各让一步,大不了由委员会一槌定音。什么,不满意?等下一次修订再说吧。而在互联时期,茶杯里的风暴变成了人民战争,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一千条论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随着新信息的不断出现,偏见守卫战将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Filter bubble更是会把人们困在一个个彼此隔离的气泡内,让偏见得到更多疯狂生长的养料,让人们只看到口味相符的信息,只需和气味相投的人厮混在一起。

四平八稳、各方都不讨好的中立主义已随着传统媒体的没落走向穷途末路,维基百科的中立主义理想的吸引力还能延续多久?

关于维基百科的隐喻就是数字时期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浩瀚恢宏、一眼望去不见尽头,维基百科的一切设计都围绕着这个目标。在这里,人人都只是搬运工和泥瓦匠,人们的名字都隐没于这项工程的熠熠光辉中而渺小不可见。虽然维基人的数量达到了千百万级,但这却是一张蚁群一般的匿名社群,从中延伸不出来社交关系因为这里不是以人为中心,而是以条目为中心。

这就让维基百科无法顺利地转型成为一个类似于Facebook那样的高黏性社交站,当互联拓荒时期的理想主义不再有鼓荡人心的感召力,当there isn't a lot of low-hanging fruit,门坎越来越高之后,如何激励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

克莱舍基曾在《人人时期》中对维基百科陌生人之间的协作力量不吝赞美,但是现在他不能不承认:时期变了。如今的人们更关注与维护以自我为中心的信息流,从点赞、互动中取得持续不断的瞬时鼓励。

后维基时期的知识图景

让我们来看一下后维基时期的知识图景是什么模样的吧。

1、围绕人而产生。维基百科延续了传统的知识生产方式,将知识从人们的生活中抽象、抽离出来,分门别类地归置于一档档文件夹中,供人取用。在社交络及移动互联时期,知识随时随地围绕着人而产生,不能脱离生产者而独立出来。谁说的有时候比说甚么更为重要。

2、碎片化而非结构化。知识的结构化是古登堡时期的产物,当书籍这类知识组织方式已经随纸张一起走入故纸堆时,维基百科将所有相关内容都收纳于一个个条目的做法也就随之out了。(君不见维基百科的条目有愈来愈长的趋势,很多条目已长成了1本书的模样。)碎片化信息并不代表着没有价值,只是等待用大数据的方式聚合、整理、分析、使用,也会在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头脑中凝聚、提炼为可供使用的知识。如果说过去的结构化知识是少数人为所有人调配好的知识菜谱,那么,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利用碎片化的原料烹饪出自己的知识大餐。

3、多种形式而非仅仅只是文字、图表。维基百科的公益性决定了它注定没有能力在条目中插入音频、视频、信息可视化等多媒体内容。离开了这些,它还如何能理直气壮地宣称自己汇集了人类所有的知识呢?

4、不再追求标准答案。正如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一样,知识不再是可以打开所有锁的万能钥匙。想在一个条目中归纳出一个问题的标准答案成为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比如对于自由主义、福利社会这些左右派火力交锋的焦点,怎样可能写出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标准答案呢?这也难怪维基百科的自然科学条目的质量明显高于政治、经济等社会科学条目。

我们固然不是否定维基百科的价值,就像大多数人都会承认的那样它仍是我们所能拥有的的百科全书。只是百科全书这种沉重的形式已经无法在互联浪潮中继续溯流而下了,而是渐渐沉降、触底,不再前行。

在互联诞生至今的二十多年间,有无数url已成了的死链,比特海中沉入深处无法打捞的遗址,维基百科上早期的很多链接就指向这些知识的黑洞。多亏了维基百科为我们保存了2001年至今的互联信息档案,互联知识库增长路线图(虽然情势万年不变,但是每一个条目的每一次记录却都被保存了下来。)

我们不能肯定维基百科是否能一直存在下去,但是起码到今天为止,维基百科已成为络时代的日用品,互联底层的基础设施,将公认的知识变成计算器上=键那样触手可及的东西。

而维基百科壮志未酬的事业则有待后来者接过大旗继续走下去。

如何将散落在各个围墙花园中的知识碎片归拢起来,再围绕人们随时随地的需求聚合起来,为人所用?如何避免信息随timeline的刷新不断被覆盖、埋葬,消失不见的命运?如何激励人们将个人知识分享出?如何让知识众包跃过社交时期的龙门,进化得更有效率、更有吸引力?

算法编织的知识图谱

一前一后诞生于世纪之交,Google和维基百科曾是一对相生相促的好基友。Google用Pagerank算法让互联上的浩瀚信息排排站,随时随地供人调遣使用;而维基则则通过蚂蚁雄兵将互联的link机制应用到,编织了人类历史上的一张纵横交错的知识。维基百科的条目常常会出现在Google搜索结果的页上,Google也是维基百科的赞助人之一。

但是,随着信息烟尘越来越铺天盖地,丢给用户一大堆密密麻麻的链接的做法已经没法让搜索者满意,他们需要一个现成的答案,Siri、Facebook等竞争者的出现加深了Google的危机感。Google Konwledge Graph于2012年5月正式发布,它会用语义将用户搜索关键词这一点周围的知识谱图展现出来,使用户一步到位地获取想知道的所有相干知识。Konwledge graph被认为下一代搜索引擎的核心提供的是答案,而不仅仅是链接。在Google Konwledge Graph这张络上,维基百科只是数据来源之一。相比于维基百科在单一站点内人工编织的知识络,Knowledge Graph是一张更加恢弘壮丽的覆盖全部互联的知识全景图。

在维基百科这项底层设施之上,Google正在做超越维基百科的事情。维基百科是面向所有人的百科,而Google Knowledge Graph则会在每个人面前展现出的知识图谱。

但是,互联上正在诞生一个个将Google爬虫拒之门外的围墙花园,Facebook就是的一个。不仅如此,Facebook还正在通过把like、send按钮安插到互联各个角落的做法,试图颠覆Pagerank的游戏规则,从而动摇Google帝国的根基。

正如我们在前文提到的,后维基时代,知识围绕着人而产生,Facebook的like、send按钮就是人们对页、人、地点、事物的一次次投票(当然,好友的投票会有更高的权重),直接决定了知识的重要程度和与用户关系的远近,、这比Pagerank把页按照链接数量的多少排序这种冷冰冰的做法User frendly多了。

扎克伯格把2013年初推出的Graph search称之为个巨大的产品,虽然他宣称该产品并非剑指Google,但明眼人一看便知Graph search绝不甘心只做一个Facebook站内的社交搜索,而是要用社交关系链重新构建互联的知识图谱,为信息增加人的维度。Facebook在自己10亿用户的地盘上可以自己说了算,但是开放平台覆盖的范围明显还难以企及Google爬虫扫过的土地。扎克伯格深知万里长征才走了步,5月6日在接受《连线》采访时,他说Graph Search还处在初期阶段,甚至都还没推出移动版,而大多数用户都会通过移动端使用我们的产品。

在Facebook站上发布的帖子中,有5%到10%是人们向其好友提出五花八门的问题,如这段旅程中下一步我该去哪儿或者谁该做我乐队的鼓手,诸如此类。而在传统的搜索引擎中,你是不会问这样的问题的,但存在于我们的体系中的知识极可能将给你带来指路明灯。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那末就能改变人们对社交络的看法,也就是社交络不仅仅是与通信有关而已,还能带来知识和解答问题。在扎克伯格眼里,Facebook显然不只有自拍照片、流言八卦而已,它也将成为社交络一代的知识来源。

移动互联和传统互联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那里,页靠边,应用当道;在那里,图片、视频、位置、健康状况等个人化的信息每时每刻都在被创造出来,分散于数十万个封闭的运用中,令Google等搜索引擎难以染指。而Facebook的send、like按钮则可以轻而易举地接入应用之中,从而共享其中的海量数据。(至于Google+,Facebook的Party都已经开始了,谁还想挪地儿呢?)

无论是Google还是Facebook,关心的明显都不是人类知识向何处去,而是如何推送出更直达的广告。正如有些人哀叹的我们这一代聪明的人竟然都在思考着怎样让人们去大量地点击广告,仿佛与维基百科的志愿者们有云泥之别,但是Google、Facebook却在无心之中继续着维基百科未竞的事业,而且走的更远。

后维基时代的知识协作

然而,短时期内,Google、Facebook算法所依靠的语义还没法像维基志愿者一样在不同的信息之间建立准确的链接,也就是说,人类在分类、归纳、联系等方面复杂幽微的思维能力机器还只学会了皮毛而已。碎片化的知识已经在如雪崩一般轰炸而来,我们手中却还没有可以驯服它们的武器,只能不断提高大脑这个信息处理器的运转速度,连和菜头这样的虫都感到力倦神疲,落荒而逃了。

从博客时代开始,各家社交络不约而同地采用了以时间线倒序、实时更新的信息组织方式,让信息如过眼烟云般前赴后继,除了满足即时的消费需求,很难沉底下来。之所以如此,不过是由于时间线不需要人工的干预,不需要复杂的算法而已。

很显然,在后维基时代,我们仍然需要人工的知识协作,只不过再也不会出现一个像维基百科那样聚集千万志愿者的超大平台了。

Quora这样问答站就是为那些Google不到结果、在维基百科上查询不到的问题的问题寻觅答案。这里就像是一个知识市集,各行各业的人交换着经验、知识和看法。一个问题就是一群知识的集合,答案按照得票多少而非时间先后呈现。在暖暖的灯光下,流传着励志故事、公司内幕、行业观察、亲身科普这里没有标准答案,有的是围绕某个问题的智力风暴,呈现的是一件事情的多个面向而不是标准照。

在问题以外,Quora也在尝试着用领域、话题、tag的方式将分散在各个问题中的知识组织起来。与此同时,因为回答问题而成为某一领域专家的用户也会成为一个个知识的节点,一本本活的行业百科。有人曾吐槽维基百科热情,能耗,有时间的用户贡献/保护了多的词条,而不是有专业知识的。与此相比,问答站上的专家则要货真价实的多,绝不仅仅是精力旺盛的搬运工,比如关于量子力学的问题会有大学物理教授来回答,而关于Google的问题则会有内部员工来爆料,这些非标准化的知识是维基百科所没法提供的。

与维基百科相比,问答站的社交属性更强,每个认真的回答都会收获一个个赞同,增加回答者的声望,从而产生比理想主义更为有效的激励作用。用户之间的互动交流不但有助于问题延续深入的讨论,形成的社区氛围也会让更多志趣相投的人留下来。

曾一手创立了Blogger、Twitter的Evan Williams希望借Medium打破时间线一统天下的局面,它更像是《赫芬顿邮报》和Blogger的进化版,用主题为核心的内容组织方式来聚合内容、用用户投票的众包情势进一步精选内容、用精美的站模版来加强页面的结构化。

Medium就像是对这个社交为王、碎片纷飞的时代杀出的一记回马枪,一次反动逆。这里甚至不鼓励读者评论,读者有话想说可以在作者的文章中添加批注Medium的协作性正是体现在这里。《乔布斯传》的作者艾萨克森 艾萨克森已经在上面写作一本关于60年代计算机文化的书,他希望借众人之力使这本书更为丰富、准确。

而近低调上线的写作者社区十五言这个Medium的像素级山寨者则有着更为ambitious的愿景。

果壳的创始人姬十三在《用十五言完成系统知识的众包》的文章中中写道:前几年曾想过做一个产品,用众包来完成知识地图的系统化整理。各种原因搁浅了。维基百科当然也可以完成类似工作,但维基淡化个人品牌和风格,整体重视严谨却可读性不强。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一伙人,乃至是一伙没有协作经验的人,在的产品机制组织下,快速完成一定分量的内容,既能让读者对这个领域的知识有全貌了解(系统化整理),又有一定可读性,相当于一起出1本书。

不过,从代码原封不动照抄Medium这点来看,姬十三可能只是说说而已,其实不打算认真。

月经不调应该注意哪些
月经过多如何补血
女生小腹胀痛怎么缓解
分享到: